而我正在亲吻你

“以後應該不會再見到此人了吧 我會因此感到寂寞嗎?”

本号已弃,应该不会再更新。
该取关的都取关吧orz

差点忘记说了。

祝我生日快乐

ノ☀

瓶邪 十年灯

谢谢别哥呜呜呜呜,是我最爱的瓶邪!

糖霜:

送给fafa的!生日快乐!🎂
@一支柯尔律治的奇想


吴邪靠着窗户,一边抽烟一边和小花打电话。解语花在那头叭叭叭地谈堂口生意,吴邪猛吸一口,抖落长长一截烟灰,听他敲定细节。这通电话快要结束的时候解语花突然说:“哎,今天你生日吧?……最近事情多,差点忙忘了。生日快乐。”


吴邪愣了一下。然后他闷声笑,捂了捂电话,小声地:“好,谢谢。”


他们彼此沉默片刻。吴邪轻轻挂了电话。大半夜的,他想起自己没吃的晚饭,突然有点饿,点开美团叫了一份外卖。然后他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这支烟烧完。


他以前是过生日的,二十八岁以...

等不了啦。


小队长,生日快乐。

还以为此生无缘真正温柔的星河。本向往广袤无垠的世界,偏爱上了与众不同的眼睛。瞳仁里火树银花得热闹,我偏要参与,要一探究竟。万千碎裂的星辰被你的眉眼浸软,指尖翩飞,微草成原。

或许我怀疑过许多事,但我从未怀疑过我爱你。

始于17.7.写于18.7.

好了,到此为止吧,这样就好了,或许那些闪闪发光的伟大梦想和你并不相称。从今以后,你要做的只是认真吃饭,按时睡觉,珍重身体和保持开心。守住心里的雀跃和温柔,不能忘记那些微小的情趣,千万不要成为一个麻木低俗的人。这就是我对你漫长人生的全部期许。

【2018李轩生贺/双鬼】8H——请问这是你掉的金副队还是银副队

李轩同志生日快乐啦。本组最短小。谈恋爱就要甜甜的。

部分私设,路痴梗。


/1


李轩一手端盘一手低头滑手机,对话框内的文字泡长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增长,手机嗡嗡震个不停。


他眉头青筋跳了跳,直接反扣在桌子上没再看。盘子搁下,回去继续端菜。


杨昊轩在后面瞟了眼瞬间了然:“哎队长,黄少天来骚扰你干嘛?”


李轩从食堂大妈手里接菜,没回答,哼哼两声,低头数数自己梅菜扣了几块肉。


来做什么他当然有数,无非是问问这赛季虚空的新副队。从长篇大论的废话里他也能略过看见两句,故弄玄虚那种事他不屑于做,但...

海水。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当初把那藏起来,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样,和你聊天,喝酒,然后就这样来往一辈子,"他冷不丁的开口,隔壁桌的啤酒味掺着家长里短婆婆妈妈的声调冲上岸边。手里的烧烤签子握在手里发烫,火炭隔着皮肤灼烧着骨骼与血流。

对面的人慢条斯理的剥虾,挑眉瞧他一眼,往他碗里堪堪扔块海水咸味的虾肉。

"你说什么?"

他像是在做什么诚恳庄重的仪式,干脆转过身扯过蓝色的塑料凳坐的远一些。远处是凝和的明胶一样的色彩,灌了深靛色的墨水。他看不清楚,眯起眼打量海平面的鸥鸟,腥味丝丝窜进他的鼻子里。他总是不习惯这里的海鲜。

这回成了身后那个人。平平淡...

过一天算一天,过一星期算一星期,虽然没有前途,却还是尽量拖长现在的时间,这似乎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本能,就像只要有空气,人肺就总是要呼吸一样。

八分钟。



张佳乐又做梦了。

 

国文老师正讲的慷慨激昂抑扬顿挫滔滔不绝,一眼瞟见他迷迷糊糊的死鱼眼。脑袋半耷拉下来,一点一晃,后座一根钢笔戳过来,他赶紧抹把不存在的哈喇子,打个激灵坐直了。

 

是作文课。张佳乐小心翼翼打个轻微的呵欠,挺直背脊,把溜到桌子边沿的笔帽捡回来盖上。

 

国文老师瞥他一眼,转头敲敲黑板又拿起笔在"八分钟"下面划了个重点。

 

"我们知道,太阳与地球之间的距离事实上达一亿五千万公里.光的速度大约为每秒30万公里,因此我们可以利用国中所学会的运动学公式来计算出太阳光由太阳到地球所需要的时间."...

然后前面那个双花脑洞继续讲,和别哥说过的脑洞,但别哥不写(伤心了)

百花实验中学的全校第一有两位,孙哲平同学和张佳乐同学。

这俩人谈恋爱,促进学习那种的谈恋爱。因为学校压力比较大于是俩人约定好写一个小时的题啵一个,刷一个小时的作业给对方写个情书。

半夜一块躲被窝看片被主任逮到,要求俩人写3k字看后感交上来。

情人节俩人互赠定情信物被教导主任双双没收进办公室。深夜俩人举着手电筒撬门寻找定情信物然鹅打翻了教导主任的花花草草(为俩人默哀三分钟),愤怒把俩人分班(毕竟都是考重点的苗子也不敢真怎么样)

半夜小树林幽会被主任逮到撒丫子狂奔。不敢光明正大牵手就一人左手一人右手同拿一本书,隔山打牛牵...

1 / 2

© 而我正在亲吻你 | Powered by LOFTER